<rt id="bdode"><bdo id="bdode"><bdo id="bdode"></bdo></bdo></rt><bdo id="bdode"><delect id="bdode"></delect></bdo><delect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/delect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rt id="bdode"></rt><bdo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/rt></bdo> 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delect id="bdode"></delect></rt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delect id="bdode"></delect> 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delect id="bdode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delect id="bdode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<noframes id="bdode"><rt id="bdode"></rt>

獲獎后作品即加印 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成消費品牌?

2019年10月13日08:05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
 
原標題:獲獎后作品即加印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成消費品牌?

北京時間10月10日19 時,2018年、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。波蘭女作家奧爾嘉·朵卡萩(又譯作奧爾加·托卡爾丘克)和奧地利作家彼得·漢德克分別獲獎。

很快,國內一些出版機構均向記者表示要加印本次諾獎得主的作品。國內出版圈的“諾獎效應”似乎再一次顯現了。

對國內一些讀者來說,這次的兩位獲獎作家可能都算不上熟面孔。

奧爾嘉·朵卡萩1987年憑借詩集《鏡子里的城市》登上文壇,而后接連出版長篇小說《書中人物旅行記》、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等,寫作風格則帶著些許魔幻色彩。

1966年,奧地利小說家、劇作家彼得·漢德克的劇作《罵觀眾》發表后,開始受到關注。此后,他最為著名的劇作《卡斯帕》發表。

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以及《白天的房子,夜晚的房子》都是奧爾嘉·朵卡萩比較著名的作品,2017年均由后浪出版公司推出過中文版。

這次,后浪出版公司向記者透露,奧爾嘉·朵卡萩上述兩部作品都會加印,但具體印數不方便透露。此外,還將推出她的新作Bieguni(英譯名Flights,中文暫譯名《云游》)。

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。出版方供圖

無獨有偶,彼得·漢德克已經引進國內的9部作品也都會加印,其出版方世紀文景表示,每部會加印五萬冊。

實際上,諾獎得主作品迅速加印,也不是什么新鮮事。2012年莫言獲獎、2013年門羅獲獎時便曾出現過。

更明顯的,2014年莫迪亞諾獲諾貝爾文學獎后,于2012年、2014年出版其小說《地平線》、《緩刑》的上海譯文出版社也是迅速做出加印決定,首印數各為4萬冊

出版圈對諾獎得主作品的熱衷,早在2012年便曾引發一些討論,被認為純屬逐利而動,比如莫言在得獎后,其書晝夜趕工加印,與之前的銷量反差很大。

甚至有人表示,從莫言、彼得·漢德克等作家獲獎前后作品的“待遇”來看,似乎說明諾貝爾文學獎及其得主正逐漸成為一個消費品牌。

“感覺這種加印就是一種商業行為。”翊軒是名文學愛好者,也曾在出版社工作十多年。他半開玩笑地說,“現在每到諾獎時間,好像最忙的不是搶頭條的各路傳媒,是各個出版方”。

翊軒說,當年莫言獲獎帶火相關作品,出版社加印,讀者們一擁而上,搶讀之后一地雞毛,“許多人可能就是一種追風心理——跟追星差不多,但是粘性更差,讀一下也就扔下了,基本不會有更多更久的關注”。

文學評論家白燁則認為加印舉動無可厚非:出版社有利益需求可以理解,并且,多數出版社引進作品是在該作家獲獎之前,還是有貢獻的,客觀上也起到介紹文學、介紹作家的作用。

近幾年來,諾貝爾文學獎一直很受關注。白燁之前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也表示,諾獎的真正意義是對作家文學價值的發現,也許原本有的作家相對小眾,但經過諾獎的“推薦”作用,引發關注,作品也會受到重視,知名度得以提高。

“我們更應該充分挖掘認知獲獎作家的文學性,關注其作品本身的魅力。”白燁分析,有些文學愛好者是對諾獎及獲獎作家的作品發自內心的關注,有些只是看熱鬧,“對讀者就不能強求了。”

(責編:吳曉琴、丁濤)

推薦閱讀

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,文化大家講述親歷
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,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。《見證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·文化大家講述親歷》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,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。
【詳細】
文藝星青年|漢語盤點2018|明星讀經典,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,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,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。《見證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·文化大家講述親歷》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,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。 【詳細】

文藝星青年|漢語盤點2018|明星讀經典,為你做海報

文脈頌中華·書院@家國
人民網文化頻道與“文脈頌中華·書院@家國”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,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、人文精神、教化思想、道德理念,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、貢獻,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。
【詳細】
文藝星青年|漢語盤點2018|明星讀經典,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·書院@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“文脈頌中華·書院@家國”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,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、人文精神、教化思想、道德理念,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、貢獻,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。 【詳細】

文藝星青年|漢語盤點2018|明星讀經典,為你做海報
歡樂谷